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N生活沟 >我可以「一面守规矩,一面骂规矩」吗? >

我可以「一面守规矩,一面骂规矩」吗?

时间:2020-07-10  阅读:493  点赞次数:253  

我可以「一面守规矩,一面骂规矩」吗?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学生是否一定要穿制服?男警员可不可以留长髮?这些公共讨论的共通点在于它们都是在讨论要不要修改某些规则。在这些讨论中,有一些人在倾向于支持现状,反对改变。这些人不见得拥有完全相同的价值观,也不见得都会提出相同论点,以下我分析他们常用的两种说法,并指出当中可能的瑕疵。

我们通常会要求政府或其他有权力的单位在执行权力时符合道德,要达成这个目标,一般的做法是:

在历史上,若政府正当性低到谷底,可能会引发革命或战争。在这种意义下,规则是为了让政府和人民的行为符合道德而订出来的:

我们在道德上不该做某件事,所以我们订一条规则来规定我们不能做那件事。

然而,有一些人支持现有的规则,是因为他们认为「人该怎幺做」就取决于「规则怎幺订」,若你问他们人为什幺不能杀人,他们会回说这是因为法律规定不能杀人,不会回说这是因为杀人是错的、杀人侵犯了人的自主性。

可以想像,任何政府都会很爱这种人,因为他们会比正常人更支持现有的政令。然而,这种人的想法对民主没有帮助,因为他无法参与关于规则是否合理的讨论,因此无法协助社会上的其他人,把规则修改得更贴近大家的需要。而这种问题的根源,则是他们没有意识到,关于道德的讨论,跟关于法律、校规等种种规则的讨论,是不同的。

另一种为规则辩护的错误方式,是主张「既然你已经事先同意要遵守规则,那还有什幺好说的」:

小归: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我们明明就是责任制,为什幺事情做完还是要在办公室待到五点?这段时间也不会被交办其他工作,完全就是浪费。
主管:你当初签的合约上面有注明耶,就在附件二。
小归:是这样没错,但是……

这种说法很常见,也有一些稍稍不同的变体,例如,会有人对争取不穿制服的学生说:

要进这间学校之前,你就已经知道它有制服的规定了啊,如果这幺不想穿制服,可以去考政大附中啊!

严格来说,学生入学时并没有签契约说要遵守校规,但这种说法的言下之意似乎主张:只要一个人在知情且自愿的情况下进入某个规则所辖的範围,那幺就不该对规则有所异议:毕竟那是你自己选的。以下为了讨论方便,让我们把这种说法叫做「同意就惦惦」:

同意就惦惦
若人已经同意遵守某规则,或在对规则知情的情况下进入该规则所辖的社会位置,那麽,他就没有资格、没有道德立场挑剔这些规则。

「同意就惦惦」看似建立在「人应当遵守自己承诺遵守的规则」上,不过其实没那幺简单,以前面的例子来说,即便签署合约足以显示小归同意遵守「时间到才下班」,这也不代表他同时同意遵守「不批评『时间到才下班』的规则」。

但用思想实验来比较,可以发现「同意就惦惦」还是可以受到一些直觉支持:

伦伦因为工程才能被森森电子挖角,人资跟他说公司是责任制,但是工作量合理,工作情况很自由。然而他进了公司才发现,虽然公司是责任制,但还是规定大家要待到固定时间才能下班。阿森因此向主管抗议。
主管:你当初签的合约上面有注明耶,就在附件二。我们公司一直都很重视员工就算工作作完了还是要坐好坐满啊!
伦伦:当初签约时是人资跟我解说的,他没有讲到这一点,所以我也没有注意到。

对于下班时间规定不知情的伦伦,在某种意义上似乎比小归更有资格和立场抗议。因此,我们似乎可以说,若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入自己不喜欢的规则所辖的位置(并且,他的不知情,并不是因为他少做了什幺自己该做的事情),那在直觉上,他比那些事先知道规则内容的人更「无辜」,也更有资格和立场抱怨。

然而,这并不代表后者就完全不应该,或者不可以抱怨,这取决于你认为「事先知情」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抵销「抱怨权」。如果已经签订合约的小归摆着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跑去要求公司更改他过去承诺遵守的规定,甚至向记者爆料,恐怕会被认为不识相。但即便小归事先同意了规定,并不代表他因此不能要求主管说明规定的合理性、不能建议公司修改规定。

「同意就惦惦」的问题是因为它太极端了:我们不该认为只要某人是先同意要遵守规则,他就完全没有立场抱怨该规则。事实上,如果我们同意这件事情,反而会有令人无法接受的结果:民主社会里的众多单位几乎无法获得合理的基础去修改规则,因为根据「同意就惦惦」,「有资格提出异议抱怨规则不合理」的人实在太少了。

「同意就惦惦」本身是个有问题的说法,而它在实务讨论上延伸出的一些态度则更糟糕。回头看一下小归和主管的对话,有没有哪里怪怪的?

小归: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我们明明就是责任制,为什幺事情做完还是要在办公室待到五点?这段时间也不会被交办其他工作,完全就是浪费。
主管:你当初签的合约上面有注明耶,就在附件二。

小归对公司的时间规定提出质疑:该规定可能白白造成时间浪费。主管有正面回应小归的质疑吗?

没有,他只说那是规定的,而这件事情小归早就知道了。

若以上的对话是一个批判思考案例,那接下来讲师要介绍的谬误应该会叫做「答非所问」或「转移焦点」:不回应对方的论点或质疑,而是用在逻辑上无关的东西搪塞过去。

在上述情境里,主管并非无法正面回应,例如下面这些都可以算是「符合文法」的回答(即便它们不见得都会让小归满意):

「对啊,我也觉得很不合理」「公司希望你们待到下班,以便有突发状况时找不到人处理」「因为老闆是个机八郎他觉得花钱买你就是花钱买你的时间,你觉得很浪费但他无所谓wwwwwwwww」

然而事实上,主管显然不觉得小归提出来的质疑需要回应,因为「那是你当初同意的规则」。这种「因为你事先同意╱默认规则,所以你对规则的质疑都没道理╱不需回应」的说法,广泛地散布在关于既定规则的讨论里:

「制服限缩了学生的自由,并且没有显着好处,我们应该开放便服」
「你当初入学就知道学校要穿制服了啊,不然你可以转学」

「女警可以留长髮,证明长髮不会影响职务,为什幺男警不能留长髮?」
「你考警察之前就知道男警不能留头髮了啊,不然你可以不要当警察」

「婚姻对于一些同性恋来说也很重要,为什幺同性伴侣不能结婚?」
「同性恋本来就不能结婚啊,不然他们可以出国结婚」

从这些例子,你可以看出「同意就惦惦」引发的态度是如何造成讨论阻碍:它让不想改变规则的人很自然地认为对方提出的质疑不需要回应,这直接让「规则是否合理」的讨论成为不可能,更罔论改良规则了。

在民主社会里,我们不可能避免跟立场不一样的人讨论和妥协,而有效率且公平的讨论总是建立在清楚的概念上,并且不被参与者先入为主的态度干扰讨论。在上面的分析里,我说明「搞混法律和道德」以及「同意就惦惦」可能如何使得支持既有规则的人成为不好的讨论者。这并不是因为我认为凡是反对既有规则的人都比较冷静、聪明和理智,而是因为我相信,在这个反动的社会,反动的修辞需要被优先诊断。

《哲学哲学鸡蛋糕》是新年最佳开窍读物!►►

相关文章